5月29日开始了对女童母亲的审判。女性再次主张,交往对象的男性是施虐主导者。对于监护人遗弃致死罪,则辩称“我不清楚(女儿)为什么会死掉”。

  女性进入被告人询问环节。

  辩护人:“女童的性格怎么样?”

  被告:“能吃能睡,我行我素。是个会考虑到别人感受的孩子。”

  辩护人:“你喜欢她什么地方呢?”

  被告:“我做的饭她都吃得很香,还会说超喜欢妈妈,也很体谅人。”

  辩护人:“你怎么看待施虐这件事?”

  被告:“觉得她好可怜啊。”

  辩护人:“有没有试图阻止过呢?”

  被告:“没能阻止。因为觉得离开他,我无处可去。”

  辩护人:“1月8日晚上发生了什么?”

  被告:“从浴室传来男友的怒吼声,然后他一个人走出了浴室。我进到浴室里看情况,对女儿说‘跟爸爸说请他帮你擦身体’,当女儿说出‘爸爸帮我擦吧’时,男友却说‘我听不到’。”

  辩护人:“为何没把她(从浴缸里)放出来?”

  被告:“当时想要是自作把女儿放出来,惹男友不高兴的话就麻烦了。”

  检察官:“你和你男友的立场不一样吧。”

  被告:“我是妈妈。”

  检察官:“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?”

  被告:“所有事情都让我很不安,不知道如果跟他分开会变成什么样子。所以尽量不和他吵架,不分手,不被他讨厌。”

  检察官:“你在反省书中写道‘没能救下女儿’,是指什么?”

  被告:“男友对她的施虐。”

  检察官:“你也曾经让对方代替你出手吧?”

  被告:“是的。”

  检察官:“你觉得只有男友是恶人吗?”

  被告:“不是。”

  在最终意见陈述时,母亲谢罪称“让女儿留下了痛苦的回忆”。

  6月15日,法院对女性作出判决。针对其供述与反省书,批评道“过于强调男性单方面的责任”、“无法认同她有正视自己的罪行”,并以“作为生母本应站在保护被害人的立场。(在施虐过程中)女性发挥的作用也略大于男性”为由,宣布按照检方要求,判处略重于男性的13年有期徒刑,判决已成立。

  在结束对女性的宣判后,裁判员接受了采访。

  1位30多岁的女性表示,“女童太可怜了。原本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、结交很多朋友、找个男朋友,这样的人生还等着她呢,却被家长亲手夺走了。怎么可以发生这种事”。而1位40多岁的男性则说道:“看起来,女童的家长本人好像根本不了解生命的宝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