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渡边笃的布展。从墙壁的裂缝中,窥视蛰居人士们“房间”的照片=摄于2018年12月12日(齐藤佑介)

  深夜从冰箱里翻找食物,在视频下载网站上写评论,每天以此来满足自己希望被他人认可的欲求。现代美术家·渡边笃表示“(这种生活)就像(让人)逐渐从社会中消失的‘慢性自杀’一样”。

  渡边曾踢坏过家里的门,在屋里乱发脾气。“门既可以打开,也可以弄坏。但为何母亲什么都不做”。他解释道,当时的举动都源于这样的愤怒。

  然而,房间外的母亲其实也早已精疲力尽。渡边还知道母亲正在阅读关于蛰居的书籍。他表示“母亲比自己受到的伤害更大”。于是决定结束蛰居。

  蛰居的最后1天。渡边用相机拍下了自己的样子和曾经蛰居的房间。当时他的头发已经齐肩长,脸上布满了胡须。床铺旁边还有装着尿液的塑料瓶。

  在渡边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他获得了走出去的勇气。他认为 “蛰居并不是在浪费时间。那些正是拍摄作品所必须的制作时间。拍下房间照片的瞬间,一切都作为曾经存在的事物而得到了肯定”。

  2月出版的写真集《I’m here Project》采用了黑白色调。为了让读者通过巡视房间的每个角落,感受蛰居人士的生活片段与品性,他将照片的细节调整得更为清晰。

  渡边表示“他人看向蛰居人士的目光,有着关怀而温柔的一面,但同时也拥有想看看肮脏事物这一出于兴趣的暴力性。希望大家能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具有加害性”。

  在这本写真集的装订及出版纪念展览会上,渡边制作了1个名为“窥视房间照片”的布展构图,以此来表现“目光的暴力性”。

  近几年,渡边参加了很多蛰居人士的集会,一边为大家讲述自己的过往,一边与他们建立着联系。通过网络与这些“被社会切割出去的存在”建立联系,并通过表现这一形式治愈他们——一。渡边相信,有些事情只有艺术才能做到。
 

  • weibo_share